大发直播-首页

                                      来源:大发直播-首页
                                      发稿时间:2020-07-15 06:56:05

                                      对于一审法院的判决,闫先生表示不能接受。他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他是高级工程师,就主观臆断出高级工程师的工作不用离开工作岗位,有违基本常识。在日常工作中经常有需要离开工位完成的工作,比如向领导汇报工作、参加培训、参与开会讨论交流等。

                                      同时,针对上诉人提交的项目组微信聊天记录和反映其他员工晚间工作状态和赶班车的视频,主张其存在加班的情况,法院均不予采信。

                                      原告主张被告监控拍摄的仅是原告在卡座的时间,不能完全反映原告的办公情况,原告主张其工作地点并不固定,且被告未进行严格的考勤管理,原告有时候在晚上也加班。

                                      闫先生随机向红星新闻展示了一段2019年2月27日的监控视频。视频起始时间显示为当天上午10点,画面中可以看到办公室的工作场景,其中包含闫先生所在办公点位的8个卡位中只有3名工作人员。在视频显示的上午10点至下午6点的时间段内,均有工作人员正常走动,多个卡位上较长时间没有人。

                                      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7645人,已解除医学观察27585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60人。7月15日00时左右,四川省多个市、县级气象台发布暴雨预警信号。气象部门提醒,注意防范短时强降水、雷电和阵性大风等强对流天气带来的危害。

                                      腾讯公司统计的闫先生在岗时间 

                                      但对于闫先生这种说法,红星新闻暂无法独立证实。

                                      据《深圳商报》报道,针对自称是腾讯7年老员工自曝被暴力裁员一事,腾讯方面回应称,该名前员工在离职之前的相当长时间内,无论是在岗时段、实际工作成果还是其他相关行为表现,均未能匹配对应岗位要求。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闫先生因不满腾讯公司以“每天在岗时间不足8小时”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先后向深圳市仲裁委提请仲裁,向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腾讯公司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但都未能成功。

                                      2020年3月闫先生向深圳市仲裁委提出申请,要求腾讯公司支付自2012年工作以来年终奖差额、加班费共计500多万元。7月9日,该案因故延期开庭。